张晓唯:竺可桢主持浙江大学的十三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9 次 更新时间:2019-05-30 12:34:45

进入专题: 竺桢可   浙江大学  

张晓唯 (进入专栏)  

  

   内容摘要:作为科学家的竺可桢自抗战前一年始主持浙江大学十三年之久,虽历经战乱、党争,却在他坚守的大学理念引导下,克服重重阻碍,借助各方力量,将一所地方性大学渐次办成国内屈指可数的一流高校,被国外学者誉为“东方剑桥”。其间,他的大学理念既彰显了办学实效,也在时光流逝中经受种种挑战,其十三年的浙大校长生涯折射了近代大学史的诸多侧面,留给后人深长的思量。

  

   关键词:竺桢可  浙江大学  办学理念

  

  

   1936年,即所谓南京国民政府“黄金十年”末期、亦即中日两国全面交战前一年,四十六岁的中央研究院气象研究所所长竺可桢(字藕舫),由最高当局蒋委员长“钦点”,出任国立浙江大学校长一职。这位出身绍兴书香之家的哈佛大学博士,乃庚款留美第二期学生,同期还有赵元任、胡适等人。曾见一张历史照片,青年宋子文与他的姐妹霭龄、美龄在美国合影,一位瘦削“少年”学子也在其中,便是竺可桢。竺与后来的“国舅”当年乃哈佛同学。学成归国后,竺可桢先后任教于武汉大学前身武昌高师、东南大学、南开大学,在地理、气象及物候学领域俨然已成海内领军人物。当浙江大学发生“人事异动”之际,“文胆”陈布雷向蒋氏推荐继任者三人:吴雷川、周炳琳(枚荪)及竺可桢。吴、周均曾担任大学校长或省教育厅长等职,而竺尚从无“党政”经历,纯然一学者也。

  

   可是各方面几乎一致看好竺可桢,首先是浙大教务长郑晓沧、陈布雷胞弟陈训慈等省内贤良之士,继而则是蒋氏“近臣”翁文灏、陈布雷等人进言推荐,而江浙知识圈内鼓动竺可桢出而任事的呼声也颇高。竺可桢从上层朋友口中知悉此事,虽亦摆出中国式谦让,而内心却不免跃跃欲试,他探明原委,又联系胡刚复等“东南(大学)旧人”,预为人事布局。他的年龄和声望确实到了该“出山做事”的时候了。明显不赞成他赴浙就任的是留美时的女同学陆次兰,她来函劝称:“政界生涯不易领受,而气象事业一旦放弃,亦极可惜”。(竺可桢日记1936年4月4日。以下简称日记)

  

   实际上,浙江大学成立以来,由于颇受“领袖眷顾”,国民党党部的支配力很是强势。历任校长中,程天放、郭任远等均有所谓“党部背景”,其去留也受二陈“CC系”掌控。然而此次酝酿校长更迭,情形却稍显特别。2月下旬,竺可桢在南京访晤妻姐夫邵元冲,这位立法院副院长对他候选浙大校长之事透露说:“党部方面现值二陈不甚受蒋信用之际,当不致明与为难,但暗中调拨等事则在所难免”。(日记1936年2月25日)此时,据浙江友人告知“外间谋此事者人多,不宜久搁”,竺可桢意识到“此时余若不为浙大,谋明哲保身主义,则浙大又必陷于党部之手。”看来,各方人士热切推举竺可桢这位“无党派人士”,似另有杯葛用意,竺氏亦有意配合,情形颇不简单。

  

   不过,竺可桢何尝肯舍弃他的气象研究事业?此前,他主持的中央研究院气象研究所与清华大学合作承担国防航空项目已经启动,与他共事的正是哈佛同窗、工学院长叶企孙教授。至于出长浙大一事,即使在蒋介石面前,他也明言须遵从中央研究院蔡元培院长的意见。而蔡先生对此事的态度却是无可无不可,只需兼顾气象所工作,便无障碍。这样,竺可桢在决断方面就处在一种矛盾境地,既要坚守气象专业,又愿意尝试新挑战,他所提“任职半年”的条件非常脆弱,任职一年后他向教育部长王世杰(雪艇)请辞,而王答以“目前蒋(介石)病,以不提为佳”,竺氏便继续做下去,他何尝不知:办大学,没有三、五年,不易见到成效。

  

   竺可桢向陈布雷郑重提出两项任职条件:其一“财政须源源接济”;其二,“用人校长有全权,不受政党之干涉”。陈布雷当即表态:浙大经费每月四万五千,由国库拨付,可保障;而“大学中训育方面,党部不能不有人在内”。(日记1936年3月8日)事实上,此次谈话只过了二十余日,竺可桢访见王世杰:“余要求国库接济浙大之款必须增至每月六万元,并声明自始即以此为条件……雪艇即允每月由国库解六万元之数”。(日记1936年3月30日)主管教育部的王世杰如此“慷慨”,应与最高当局对浙大的“偏向”有关。可是,当竺可桢鉴于国立大学中惟浙大建筑老旧破败,急需改建,进而提出120万元建筑费呈文时,“雪艇嫌过大,故此事不得不与介公面谈”。蒋介石竟痛快地答应下来,承诺五、六年内分期拨付。竺可桢体味到“蒋先生特别欲帮浙大”,颇感欣慰,此时他出任校长刚好一年。可知,经费上须源源接济的条件,大致可以兑现。

  

   而校长“用人有全权”一项要求,情形虽略显复杂,总体说来,竺可桢任浙大校长十三年间,在人事任用方面未遇重大掣肘,基本上可自主行事。教师聘用自不待言,即使抗战时期各校增设训导长一职,须由国民党员充任一事,竺可桢也曾“便宜行事”:一度任用牛津大学毕业的edf678壹定发教授费巩(香曾)担任此职,而费氏“无党无派”,显然与上边规定的资格不符。

  

   既然承诺经费有保障,用人可自主,竺可桢遂于4月下旬正式履职,5月18日补行校长宣誓仪式。其宣读的誓词为:“余恪遵总理遗嘱,服从党义,奉行法令,忠心及努力于本职。余决不妄费一钱,妄用一人,并决不营私舞弊及接受贿赂。如违背誓言,愿受最严之处罚。”监誓人乃教育部和浙省政府之代表。该誓词带有格式化特点,似为专用公文,但“不妄费一钱、妄用一人……”等语,在国人的视听感受里显得何其贴切、庄重!

  

  

   竺可桢执掌浙大十三年,该校由一地方性大学而跃升至全国综合性大学前四、五位,从仅有文理、农、工三个学院,发展到具有文、理、农、工、法、医、师范七个学院,共27个学系,副教授以上教师从70人增至200余人,学生数由700余名增至近2000名,其物理、农学、数学、化工等专业在国内名列前茅。这一变化,在1936年至1949年间完成,历经战乱、学潮和经济崩溃诸般磨难而达致如此结果,实属不易。作为校长,竺可桢备受赞誉,可谓当之无愧。

  

   不过,在主持校务过程中,竺可桢也曾屡屡遭遇怀疑、责难甚至反对。他上任一年之际,校内便出现所谓“国立浙江大学驱竺团”,张贴《宣言》称:“竺可憎,阳假学者之美名,阴行植党营私之丑计,查有实据者计有九大罪状”,如“任职一年,未成半事”、“广植私人,把持校务”、“哈佛为经,东南(即原东南大学——引注)为纬”、“浪费过巨,入不敷出”等等,甚至称陈训慈实为“太上校长”云云。竺可桢断定乃农学院被免职教员所为,“阅后一笑置之,视若狂吠而已。”(日记1937年5月11日)其时,竺可桢更新引进教员,起用原东南大学同事较多且急,致使外界议论纷纷。竺自己也意识到在此问题上需更加审慎:“余以引用至浙大之东大色彩太重,……故在可能范围内不欲再加东大之人。”(日记1936年5月26日)

  

   抗战爆发后,浙大被迫南迁,最初两年,学校几乎在“长征”途中奔走辗转,先落脚浙江境内天目山区和建德,后移至赣西吉安及泰和,随着战事发展,其后又横跨湖南进入广西宜山地区暂住,待南宁失守,浙大再迁贵州遵义、湄潭,至1940年方最终安顿下来。此后六年,竺可桢领导浙大在安全宁静的环境里讲学研究,因而得到长足进步。最初的迁徙跋涉,屡驻屡迁,固然由于战争惨烈,局势变化难测,似也与计划不周、战略眼光欠缺有关。还在江西时,教育部长陈立夫即提议浙大径迁贵州,却未能采纳。迁移终了,物理学教授束星北向竺校长讨要“损失费”,并直言:校长大人“无政治手腕,做事迟疑”。(日记1940年2月2日)据传,竺可桢颇为倚重的训导长费巩教授也甚为质疑校长的施政能力。正是在带领学校迁徙途中,竺校长的妻子张侠魂、儿子竺衡染上痢疾,医治不利,先后病故。

  

   浙江大学在抗战前期尚不能与著名国立大学比肩而立,这从“待遇”方面可以看出。1940年7月上旬,浙大校方决定教授最高月工资额,在380元和400元两个方案中选择,竺可桢最终选定380元方案。抗战开始后,国立中央大学、武汉大学的校长均升格为简任一等,月俸680元,而浙大校长仍为600元,竺可桢表示并“不因此而介意”。(日记1940年7月15日)1941年初,竺可桢得知,中央大学学生月膳食费已达47元,而浙大遵义总校学生则为15元,湄潭、永兴两分校则分别为13元和12元。(日记1941年1月17日)

  

   在招生数量方面,浙大渐渐兴盛起来,而学生质量还不容乐观。1938年教育部首度实行全国联考,10月在重庆发布新生榜:中央大学663人,西南联大604人,武汉大学330人,浙大471人,川大325人……。1940年各高校在贵州招生,来自贵阳医学院的一组考生志愿显示:报考中央大学271人,浙大114人,西南联大71人,武汉大学25人……9月间录取结束,新生报到。竺可桢在16日日记中记曰:“贵阳考毕者524,共取210人,其中总分在400分者凡52人,即四分之一也。中大(中央大学)取38人而23人总分在400分以上;西南(联大)取19人而10人在400分以上;唐山(交大)取10人有7人在400分以上;而浙大取47人,较任何校为多,而只有3人在400分以上。可知,浙大所取学生乃中下流也,将来欲陶冶成材,大非易事耳。”

  

   浙大的起步(或称转折)应是到达遵义和湄潭以后的六年时间里。谈家桢、苏步青等教授后来追忆这段时光,其留恋之情溢于言表,他们称自己学术事业的高峰期就在此一阶段。且看1945年春教育部分配各高校年度经费:中央大学2500万,西南联大2100万,中山大学1800万,浙江大学1300万,武汉大学990万。(日记1945年4月3日)浙大在教育部的“待遇”已有所改善。1948年3月28日,中央研究院第一次院士选举结果刊布:北大、清华各9人,浙大4人,中央大学3人,南开、武大、复旦各占1人。浙大的学术地位已然上升。到1949年初,即竺可桢离校前几个月,浙大的教职员人数为:教授144人,占总数的22·9%;副教授62人,10%;讲师63人,10%;助教128人,20%;教员共397人,占总人数63·2%;职员230人,占总人数36·8%。(日记1949年1月6日)全校学生人数,男生1346人,女生192人,合计1538人。(日记1949年3月19日)较之竺可桢接手浙大之初,师生人数增长了一至二倍。

  

相对说来,浙大的“家底”并不薄。竺可桢初到学校即发现,用于购置图书仪器的经费每年有5万元之谱,以后又有所增加。抗战初期的大迁徙,浙大尽量迂回避敌,除在广西宜山遭遇日军空袭外,基本保持了元气。因而,自宜山迁移至遵义,竟有二千箱“辎重”随行,除图书(含文澜阁四库全书)外,主要是理工科仪器设备。为完成此次迁移,竺可桢向教育部长陈立夫提出需要31万元迁移费。陈谓:北大自北平至昆明只用11万,故只能先拨6万给浙大。竺氏据理申辩:“北大无仪器可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张晓唯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竺桢可   浙江大学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edf678壹定发(https://www.k5cc.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
本文链接:https://www.k5cc.com/data/11652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edf678壹定发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5cc.com)。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edf678壹定发(k5cc.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edf678壹定发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k5cc.com Copyright © 2019 by k5c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edf678壹定发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兴发娱乐官网bet365体育投注网站沙巴体育导航棋牌游戏大全正规网上真人现金投注体育投注最多的平台体育投注平台排行榜体育投注平台排行榜bet356体育投注在线万博体育手机官网体育博彩足球app新万博体育网址体育对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