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劲秀:诉冤求助选错对象的历史教训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82 次 更新时间:2019-06-25 18:21:02

彭劲秀  

  

   古往今来,有些人或者因为生性鲠直,敢于直言,或者因为刚正不阿,触犯权奸,或者因为秉公处事,得罪小人,或者因为奸人需要整你作为邀功请赏的台阶,或者因为其它原因,往往会遭遇构陷,蒙受冤屈,从此陷入苦难屈辱的污池而无力自拔。在困境中,蒙冤者当然要四处奔波,倾诉冤情,请求援手。但是,诉冤求助一定要选准对象,否则,往往会事与愿违,造成意想不到的严重后果。  

蒙冤是人生灾难中最大的不幸  

   一个人一旦蒙了冤,遭了难,往往陷入呼天不应、叫地不灵的困境之中。犹如一个守身如玉的良家女子突然被几个破门而入的歹徒强行奸污一样痛不欲生;又如一只正在翱翔云天的雄鹰突然被暗箭击断了翅膀,跌落在污水池中奄奄一息;还像一匹驰骋沙场的战马,突然被从背后发出的子弹射中,躺在血泊里痛苦挣扎。蒙冤者的冤屈和痛苦,往往不被包括至亲好友在内的人们理解。包羞忍耻,身心俱伤,是人生灾难中最大的不幸。  

   《圣经箴言》中说:“世界上没有什么比贫穷更糟糕的了,它是所有痛苦中最可怕的。……如果把世界上所有的痛苦放在天平的一边,天平的另一边放的是贫穷,而贫穷在重量上将超过所有重量的总和。”  

   笔者小时候挨过饿,尤其是经历过大饥荒,深知贫穷与饥饿确实是人生中非常可怕的灾难。但是,人世间还有比贫穷更不幸、更伤痛的苦难,那就是蒙冤。如果把世界上所有的痛苦放在天平的一边,在天平的另一边放上重量能够超过所有痛苦重量总和的“砝码”,我认为,这个“砝码”不是贫穷而是蒙冤。  

   如果把贫穷与蒙冤两个选项放在我面前,只准我选择一个。那么,我虽然深知贫穷与蒙冤两者都是人生的灾难,但是,在只有两个选项,而且只准选一个的规则要求下,两害相权取其轻,我只能选择对人伤害相对较轻的贫穷,不会选择对人伤害极大的蒙冤。也就是说,只要给我选择的权利,我宁愿选择贫穷,拒绝接受蒙冤。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一、从灾难的来源来说,贫穷虽然也有官方政策方面的原因,但除去政策、天灾人祸等原因之外,往往都是经营不善、不会过日子等个人方面的原因造成的,而蒙冤百分之百都是奸邪小人、官僚主义和腐败势力三者合流的产物,都是他们利用手中的公权把罗织的罪状和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在蒙冤者头上的行为;二、从解决问题的对象来说,贫穷者只要自己发奋,或者找到一位愿意提供帮助的亲友或好心人,很快就能解决贫穷问题,而蒙冤者请求平冤则不然,这绝对不是个人努力所能解决的问题,即使万幸找到一个愿意提供帮助的人仅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因为,任何冤假错案都是官方行为,纠正平反也必须是官方作出,而官方行为就要经过极其复杂的“走程序”,任何一个环节都有可能出现“梗阻”,从而导致平反冤案的流产;三、从蒙冤者与造冤者二者的力量对比来说,蒙冤者大都是孤立的个人,而造冤者都是拥有相当话语权和决定权的公职人员,代表官方和组织,而且冤假错案都是以法纪机关的官方名义作出的判决和决定,二者的力量悬殊十万八千里。蒙冤者伸冤如同一个被打得四肢不全、身心俱伤、筋疲力尽、手无寸铁的伤残者与一个建制完整、武器精良、训练有素的大部队较量一样,如无特殊的幸运,蒙冤者是铁定的败局,贫穷者摆脱贫穷根本不存在这些难题;四、从灾难持续的时间来说,摆脱贫穷比洗刷冤屈的时间要短得多。在农村,搞得好,去年贫穷,今年就能翻身,摆脱贫穷,而平反冤案、洗刷冤污,如果幸运的话,快则几年,十几年,如果不幸运,几十年都解决不了,甚至冤沉海底;五、从摆脱厄运的决定因素来说,一般情况下,贫穷者完全可以依靠个人的努力奋斗摆脱贫穷,过上舒心的生活,而蒙冤者个人不管怎么努力,没有经过官方的认可,个人的所有努力都会成为无效付出,都必然归之于零,冤案仍旧是冤案,蒙冤者仍将继续蒙冤;六、从”并发症”和”后遗症”来说,贫穷者一般就是单项的贫穷,没有多少“并发症”和“后遗症”,即使有也很轻微和短暂,而蒙冤者却像重度糖尿病患者一样,往往会因为蒙冤衍生出许多对人格尊严、事业前途和个人生活都有严重影响的“并发症”和“后遗症”,是终生性的灾难。  

   所以,我认为,蒙冤的痛苦和灾难大大重于包括贫穷在内的所有不幸和灾难的总和,是人生灾难中最大的不幸。  

平冤是人生万事中的最难  

   蒙冤是人生灾难中最大的不幸,平冤又是人生万事中的第一难事。这是因为,一切冤假错案都是官方人员精心制造并以官方名义作出的判处和决定,而官方是不会轻易认错的。所以,一般情况下,蒙冤者诉冤获得纠正平反的概率比买彩票中大奖要低得多。古人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我认为,人世间难于上青天的不是蜀道,而是平冤。  

   《庄子·庚桑楚》中说:“吞舟之鱼,砀而失水,则蚁能苦之。”  

   贾谊在《吊屈原》中说:“彼寻常之污渎兮,岂容吞舟之鱼?横江湖之鳕鳞兮,固将制乎蝼蚁!”古往今来,忠良、无辜蒙冤的悲剧史不绝书,擢发难数。他们蒙冤之后都会饱尝世态炎凉,经受种种屈辱。如司马迁因为替李陵说几句公道话,蒙冤入狱,而且被处以宫刑(阉割生殖器),他蒙受这样的奇耻大辱,无法为自己辩白,陷入孤立无援的困境。他说:“家贫,货赂不足以自赎,交游莫救,左右亲近不为一言,身非木石,独与法吏为伍,深幽囹圄之中,谁可告愬者!”过去的至交好友都远远地离他而去,那些在台上的官员不仅不为他说一句公道话,而且还跟着添油加醋,夸大过错,他陷入极度的失望和痛苦之中。他想到死,但是由于《史记》尚未完成,所以才包羞忍耻活下来。  

   汉语中有个“死灰复燃”的成语,其出处来源于《史记·韩长孺列传》。是说韩安国文武双全,有胆有识。据史料记载,吴楚七国叛乱之时,他派张羽带兵,使得吴国的军队不能越过梁国,就此而稳固了边防,为国家立了大功。后来因事被关进监狱,一下子跌落到人生的谷底。中国有句老话说“虎落平阳被犬欺”,曾经风光无限的韩安国在狱中饱受小狱卒田甲的刁难、嘲讽和侮辱,甚至故意克扣他赖以生存的口粮饭菜,把韩安国欺负的不成样子。有一天,韩安国忍无可忍,与他争执,对田甲说了一句:“死灰独不复然乎?”意思是说难道你真觉得我没有翻身的机会了吗?田甲一脸鄙视地看着韩安国,回答说:“燃即溺之”。意思是说,你就是死灰复燃了又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洒一泡尿把它浇灭就是了!其实,田甲并不是不怕韩安国“死灰复燃”,而是坚信韩安国不可能“死灰复燃”,所以才这样肆无忌惮,有恃无恐地凌辱韩安国。可见,即使一个功勋卓著的大臣一旦落魄,照样要遭受势利小人的伤害和凌辱。那些蒙冤的小人物更不可能有比韩安国这样的“高干”更好一点的命运了。  

   不久,由于窦太后力助和汉景帝的欣赏,韩安国很快从一个饱受屈辱的阶下囚一跃成为位高权重的当朝大臣了。  

   苏东坡遭受御史中的奸佞群小诬陷蒙冤后,“平生亲友无一字见及,有书与之亦不答”。过去的亲朋好友,都跟他断绝了交往。不仅不给他写信,而且给他们写信也都石沉大海,没有回音。原先的好友,在路上碰到了,竟以纸扇遮住半边脸,远远避开。  

   清朝后期,官场腐败,湖南总督樊燮、湖广总督官文等狼狈为奸勾结在一起,以“幕僚越权干政”等罪状上奏皇上诬陷左宗棠。咸丰皇帝偏听偏信一面之词,下旨查办此事,并批示:“如左宗棠果有不法情事,可就地正法。”朝廷和地方官员都怕牵连到自己,为避嫌疑,都三缄其口,纷纷避而远之。  

   情况非常危急,左宗棠在家书中写道:“官相(官文)因樊燮事欲行构陷之计,其时诸公无敢一言诵其冤者。”也就是说,面对构陷,没有一个人敢帮他说话。  

   后来,他的湖南老乡曾国藩、胡林翼、郭嵩焘与骆秉章、潘祖荫等人纷纷上疏为左宗棠仗义执言。咸丰皇帝才转变态度,以“方今天下多事,左宗棠果常军旅,自当弃瑕录用”征求大臣肃顺的意见,肃顺说:“人才难得,自当爱惜”,酌情办理即可。官文见皇上态度转变,又有这些权要帮左宗棠说话,加之他的良知没有完全泯灭,不愿把坏事做绝,于是也跟着转变态度,立即终止了对左宗棠的构陷,上奏结案。左宗棠化险为夷,避免了一场灾难。  

   左宗棠在危难之际幸遇曾国藩等有力者为他仗义执言,才幸免于难。这样的幸运,其他蒙冤者是很难幸遇的。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当时红军和根据地内全面地推行“左”倾冒险主义政策,毛泽东受到排挤和打击,宁都会议上被撤销了在红军中的领导职务。毛泽东对这次蒙冤一直耿耿于怀。事过三十多年,1965年8月5日接见外宾时谈起这段历史说:他们迷信国际路线,迷信打大城市,迷信外国的政治、军事、组织、文化的那一套政策。我们反对那一套过“左”的政策,可是我们被孤立。我这个菩萨,过去还灵,后头就不灵了。他们把我这个木菩萨浸到粪坑里,再拿出来,搞得臭得很。那时候,不但一个人也不上门,连一个鬼也不上门。我的任务是吃饭、睡觉和拉屎,还好,我的脑袋没有被砍掉。  

   大作家丁玲被打成右派后,有一次参加一个会议,照相时她看到一位著名诗人站在她前面。因为是老朋友,于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诗人回头一看是丁玲,不仅连礼貌性的点一下头都没有,而是吓得连忙跑到另一边,离丁玲远远的。当时丁玲的尴尬和屈辱可想而知。  

   “文革”爆发后,时任陕西省委书记的舒同挨批斗、戴高帽、游街、下跪、挨打……,受尽折磨,被关进监狱长达6年,直到1972年才放出来。他多次到北京上访,要求平反,被有关人员呵斥为“妄图搞右倾翻案”。中央有关部门负责接待上访的一个青年工作人员,竟然极其粗暴地把他的行包扔出门外,等于赶他滚出去。  

   此时的舒同,论年龄,已是七十岁的老人;论资历,他是1926年入党的老党员,参加过万里长征,建国后曾先后担任山东、陕西省委书记,中共第八届中央委员;论才学,他是公认的“党内一支笔”,他的书法是饮誉全国的“舒体”。就是这样一位老资格、有才学的高级干部,一旦蒙受冤陷,照样要遭受打击、伤害和屈辱。  

   这样的世态炎凉,诸如“虎落平阳受犬欺”的屈辱凡是蒙冤者都会遭遇的,都会体验到毛泽东说的被“浸到粪坑里”的感觉。  

   毛泽东曾多次引用唐朝诗人罗隐的两句诗:“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一个人春风得意的时候,做什么事情都一顺百顺,畅通无阻,心想事成;一旦遭逢厄运,蒙受冤屈,就会陷于孤立,众叛亲离,呼天不应,叫地不灵,一根小草也能挡住你的去路,小狗小猫也敢公然在你头上屙屎洒尿,什么公平、正义、什么人格、尊严,统统荡然无存了,你却毫无办法,只有隐忍。  

鲁迅说:“一个人受了难,或者遭了冤,所谓先前的朋友,一声不响的固然有,连赶紧来投几块石子,借此表明自己是属于胜利者一方面的,也并不算怎么希罕”。(《关于〈白莽遗诗序〉的声明》)事实确是如此。一个人蒙冤遭难后,先前的朋友大多都会对你避而远之。因为,避害趋利是一般人的天性。你蒙了冤,遭了难,一般的世俗之人不仅认为你没有利用价值了,而且害怕与你接触会带来麻烦,对自己有害无利,所以要对你沉默、冷淡、回避,不对你落井下石就算是不错的了。此时,同情你、愿帮你的人也许有,但不会多。敢于挺身而出为你仗义执言的可以说几近于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edf678壹定发(https://www.k5cc.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s://www.k5cc.com/data/11686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edf678壹定发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5cc.com)。

5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edf678壹定发(k5cc.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edf678壹定发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k5cc.com Copyright © 2019 by k5c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edf678壹定发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兴发娱乐官网bet365体育投注网站沙巴体育导航棋牌游戏大全正规网上真人现金投注体育投注最多的平台体育投注平台排行榜体育投注平台排行榜bet356体育投注在线万博体育手机官网体育博彩足球app新万博体育网址体育对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