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朴民:萨尔浒之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44 次 更新时间:2019-07-05 09:56:44

进入专题: 军事思想   萨尔浒之战  

黄朴民 (进入专栏)  

  

   孙子说:“故形人而我无形,则我专而敌分。”专分的精义是集中我的兵力,分散敌人的兵力,以实击虚,各个击灭。

  

   集中优势兵力,打击分散之敌,是中国古典兵学一个突出的思想,其道理是显而易见的,用五个指头分别去打人,不如握成拳头一次打出去有力。《淮南子·兵略训》中所说“五指之更弹,不若卷手之一挃”,形象地说明了这一道理。但如果敌人也握成了拳头与我相对,在这种形势下,就不要和敌人去拼拳头,而要设法使他的手张开,即孙子所说的“我专为一,敌分为十”,在局部上形成我以十攻一的态势,这样就可以各个击灭它。

  

   因此,古今中外的军事理论家们无不强调集中兵力这一原则,将“集中兵力”视为克敌制胜的法宝,如法国军事理论家安德烈?博福尔在其名著《战略入门》中就认为,西方军事理论之父克劳塞维茨所总结的3条战略原则中,第一条就是“集中兵力”。克劳塞维茨说:“战略上最重要而又最简单的准则是集中兵力。”之所以如此,道理很简单。其一,战争是敌对双方力量的较量,以强胜弱是战争的规律,而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战例,则是因为弱者在特定时间和地点在战斗能量上占了优势。所以,只有集中自己的兵力兵器,才能发挥强大的作战效能,形成对敌的优势,达到以己之“实”击敌之“虚”。用孙子的话说就是:“我专而敌分,我专为一,敌分为十,是以十攻其一也,则我众而敌寡,能以众击寡者,则吾之所与战者约矣。”(《孙子?虚实》)所以,高明的指挥员宁可集中力量小口小口吃,也不愿分散力量贪多吃大,受制于敌。其二,在敌我力量抗衡的战场上,任何一方不管力量多么强大,但要达到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任何方向都比对手强大,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力量强大的一方如果平均使用兵力,没有重点进攻方向,势必分散力量,难以实现自己的战略意图。但反过来,在一定的时间和空间内,在某个关键领域里建立或保持较为悬殊的优势,改变敌我力量对比,造成有利于我的战场态势,达到“胜兵若以镒称铢”的效果,对于强大的或弱小的一方来说,都是可以而且必须做到的。

  

   需要指出的是,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对处于劣势的军队来说尤其重要。毛泽东曾说过,中国历史上的晋楚城濮之战,楚汉成皋之战,韩信破赵之战,袁曹官渡之战,吴魏赤壁之战,新汉昆阳之战,秦晋淝水之战等等,胜利者在战争指导上“都是先以自己局部的优势和主动,向着敌人局部的劣势和被动,一战而胜,再及其余,各个击破,全局因而转化成了优势,转成了主动。”为此,在长期的革命战争实践中,鉴于我军处于劣势的现实,毛泽东特别重视探讨以弱胜强的规律,特别重视在战略上处于劣势情况下集中兵力的问题。如抗日战争时期,毛泽东明确指出:“集中大力,打敌小部,仍然是游击战争战场的作战原则之一。”“集中兵力并不是说绝对的集中,集中主力使用于某一重要方面,对其他方面则留置或派出部分兵力,为钳制、扰乱、破坏等用,或作民众运动。”(《毛泽东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409、413页),当解放战争开始的时候,粟裕、谭震林在苏中七战七捷,刘邓军在定陶歼灭敌军4个旅,毛泽东及时总结了他们的经验,起草了一个下发全党全军的文件《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指示全军:“每战集中绝对优势兵力(两倍、三倍、四倍、有时甚至是五倍或六倍于敌之兵力),四面包围敌人,力求全歼,不使漏网。”(《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1247页),认为这一原则“不但必须应用于战役的部署方面,而且必须应用于战术的部署方面”。“集中兵力各个歼敌的原则,以歼灭敌军有生力量为主要目标,不以保守或夺取地方为主要目标”,“实行这种方法,就会胜利。违背这种方法,就会失败”。(《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1197—1199页)

  

   在集中兵力的同时,还要合理选择攻击方向和攻击目标。避实击虚,最重要的就是攻击目标、攻击方向的选择。孙子说:“出其所不趋,趋其所不意。行千里而不劳者,行于无人之地也;攻而必取者,攻其所不守也;守而必固者,守其所不攻也。”又说:“进而不可御者,冲其虚也”。在孙子看来,只要在作战目标以及方向选择上贯彻了避实而击虚的方针,那么就掌握了战场主动权,就可以达到“善攻者,敌不知其所守;善守者,敌不知其所攻”的目的了。

  

   公元1619年发生的萨尔浒之战便是我专敌分、各个击破的典型战例。

  

   在这次战争中,努尔哈赤采取集中兵力、各个击破的战法,取得了对优势之敌的辉煌胜利,从而根本地改变了明与后金之间的战略态势。

  

   公元1619年发生的萨尔浒之战,是明朝与后金政权在辽东地区进行的一次具有决定意义的战略会战。在这次战争中,后金汗努尔哈赤表现出了杰出的军事才能,运用集中兵力、各个击破的正确作战指导,取得了辉煌的胜利,从而根本地改变了辽东的战略态势:明朝方面由进攻转为防御,后金方面则由防御转入了进攻。纵观明和后金在萨尔浒之战中的战略、战术指导上的不同特点和战争的最终结果,可以充分地体会到《孙子兵法·形篇》所说的“胜兵若以镒称铢、败兵若以铢称镒”的真切含义。

  

   后金是居住在我国长白山一带的女真族建州部在明时建立的政权。它是由建州女真首领努尔哈赤在统一女真各部的基础上,于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建立的。当时,明朝已进入中后期,政治腐败,经济停滞,军事懈弛,逐渐走向没落。在对待少数民族问题上,也不断加剧经济上的剥削和政治上的压迫,因而激起了包括女真族在内的各少数民族的强烈不满和反抗。努尔哈赤建立后金政权后,便利用女真人民这种不满情绪,积极向明辽东都司进行袭扰。于是,明和后金之间的矛盾逐步激化。

  

   努尔哈赤在万历四十六年(后金太祖天命三年、161 8年)二月召集贝勒诸臣讨论方略,具体制定了攻打明军、兼并女真叶赫部、后夺取辽东的基本战略方针。尔后厉兵秣马,扩充军队,刺探明军军情,积极从事战争准备。

  

   经过认真准备和周密筹划之后,努尔哈赤便按照既定的决策开始军事行动。四月十三日,努尔哈赤以“七大恨”誓师,历数明廷对女真的七大罪状,既表达了女真人对明朝民族压迫政策的愤慨之情,又寻找到了女真军事贵族向明朝策骑称兵的政治借口。发布“七大恨”的翌日,努尔哈赤即率步骑两万攻打明军。四月十五日,后金兵兵临抚顺城下,明守将李永芳畏敌,开城投降。四月二十一日,后金军击败明军总兵张承荫部的一万援军。五月,攻克明的抚安堡、花包冲堡、三岔儿堡等大小堡十一个。七月,后金军攻入鸦鹘关,攻占清河堡。至此明抚顺以东诸堡,大都为后金军所攻占。

  

   明廷在辽左覆军殒将后,决定发动一次大规模的进攻后金的战争,企图一举消灭建立不久而势力日炽的后金政权。明任杨镐为辽东经略,调兵遣将,筹饷集粮,置械购马,进行战争准备。

  

   万历四十七年(后金天命四年、1619年)二月,明各路大军二十四万(一说十一万,一说四十七万)云集辽沈。经略杨镐制定了作战方案,即兵分四路,分进合击,直捣后金政治中心赫图阿拉(今辽宁新宾老城),一举围歼后金军。具体部署是:以总兵杜松为主力,出抚顺关,从西面进攻;以总兵马林合叶赫兵,出靖安堡攻其北;以总兵李如柏经清河堡,出鸦鹘关,从南面进攻;总兵刘綎会合朝鲜兵,出宽甸攻其东;总兵官秉忠率一部驻扎辽阳,作为机动;总兵李光荣率军驻广宁保障后方交通。杨镐本人则坐镇沈阳,居中指挥,限令明军四路军队于三月初二会攻赫图阿拉。但是明军出动之前,“师期已泄”,后金侦知了明军的作战企图,努尔哈赤遂得以从容作出对策。

  

   当时,后金的八旗兵力共六万余人,与明军相比,处于劣势。但是就指挥和士兵素质而言,明军的总统帅杨镐是文官,缺乏带兵经验,没有军事常识,虽然手下每一路的将领不乏经验丰富的军官,但是总体调度上首先犯了错误。就士兵的素质看,其时明朝军政废弛,军队缺乏训练,没有必要的军事准备。而且士兵来自各个地方,南方的士兵对北方寒冷气候不适应。相反,后金统帅努尔哈赤是历史上少有的天才军事家。后金军也是身经百战,军纪严明,且在辽东作战,熟悉地形,适应气候,能够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

  

   努尔哈赤在探明明军的作战行动计划后,正确分析判断敌情,认为明军东、南、北三路道路险远,不能即至,遂决定采取“凭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的集中兵力、逐个击破的作战方针。他把六万八旗精锐集结于赫图阿拉附近,准备首先给予孤立冒进的明西路杜松军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打击。

  

   三月初一日,明东路刘綎军正由宽甸向西开进;北路马林军由开原出发时,叶赫军尚未行动;南路李如柏虽已由清河堡出发,但行动迟缓;只有西路主力杜松所部“违期先时出口”,进至萨尔浒(今辽宁抚顺东大伙房水库附近)。杜松分兵为二,以主力在萨尔浒扎营驻守,自率万人攻打吉林崖,但未能攻克。努尔哈赤针对杜松分兵的情况,派遣大贝勒代善等率两旗兵力增援吉林崖,截击杜松,使杜松两部不能互援;自己亲率六旗兵力进攻萨尔浒的杜松军主力。经过激烈的战斗,萨尔浒的明军被击溃,伤亡甚众。尔后,努尔哈赤又驰兵与代善合师,击破进攻吉林崖的杜松军另部。杜松在作战中阵亡,明主力西路军全军覆没。

  

   次日,努尔哈赤又挥师攻击进至尚间崖的明北路马林军。当时马林军已知杜松军被歼的败讯,遂在尚间崖一带就地驻扎防御。后金军队向马林军发起猛烈的进攻,夺占尚间崖。北路明军主将马林仅以身免,逃回开原,这样,北路明军又宣告失利。

  

   努尔哈赤在击败马林军后,立即移兵南下,迎击明东路刘綎军。刘綎治军素称严整,行则成阵,止则成营,炮车火器齐备,装备精良。努尔哈赤根据刘綎军的这一特点,采取诱敌速进、设伏聚歼的打法,力求全歼刘綎军。当时,刘綎军不知西路、北路已经失利,正向距赫图阿拉五十里的阿布达里岗行进。努尔哈赤自率四千兵守城,派遣主力在阿布达里岗设下埋伏,另以少数兵卒冒充明军,持着杜松令箭,诈称杜松已逼近赫图阿拉,要刘綎速进,与杜松会师攻城。刘綎中计,下令轻装急进,当驰进到阿布达里岗时,遭到后金军的伏击,刘綎军惨败,刘綎本人阵亡。努尔哈赤乘势迫降了协同刘綎军作战的朝鲜军队。

  

   杨镐坐镇沈阳,掌握着一支机动部队,但对四路明军,却未能作任何策应。及至三路丧师后,他才慌忙急檄南路李如柏军撤兵。李如柏军在回师途中,为小股后金哨探所搔扰,军士惊恐逃奔,自相践踏,死伤千余人,最后总算是逃脫了被后金军聚歼的悲惨命运。至此,努尔哈赤在5天之内,干净利索地结束了战斗。萨尔浒之战落下帷幕。

  

   萨尔浒之战,是明与后金争夺辽东的关键性一战。后金军以劣势的兵力,在五天之内,连破三路明军,歼灭明军十多万人,缴获大量的驼马、甲仗和炮车等军用物资,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努尔哈赤此战的胜利,不但使后金政权更趋巩固,而且从此夺取了辽东战场的主动权,为日后的进一步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而明军自遭此惨败,在战略上完全陷入被动,被迫采取守势,辽东局势日趋危急。

  

   努尔哈赤在萨尔浒之战的作战指导上,有许多值得重视和肯定的特点。他善于运用集中兵力各个击破的方针策略,牢牢地掌握了战争的主动权。这表现为他对明军情况了解充分,判断准确,选择主攻方向合理;表现为善于集中使用兵力,造成局部的优势兵力,确保各个击破战术的顺利贯彻;表现为善于发挥其骑兵快速机动的特长,能够及时转移兵力。既弥补了自己兵力的不足,又使明军猝不及谋。这可谓是孙子“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立于不败之地,而不失敌之败”  自保全胜原则运用于实战的典范

  

   而明军的失败,也可视之为是对《孙子兵法》基本原则违背的结果。在萨尔浒之战中,明军在作战指导上屡犯错误。它对后金军情况了解不明,对出征困难估计不足,对整个军事行动筹划不周,贸然进军,播下失败的种子,是为其一。主力突出冒进,被歼后,其他各路未能及时应变,遭到各个击破,是为其二。机动部队未能作策应,主帅远处后方,不明前方战局,前线无人统一指挥协调,导致全线崩溃,是为其三。明军实际上正如孙子所说的那样,是“败兵先战而后求胜”,根本没有做到“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这一点,其沦落为失败者,不亦宜乎!

  

进入 黄朴民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军事思想   萨尔浒之战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edf678壹定发(https://www.k5cc.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s://www.k5cc.com/data/117035.html
文章来源:黄朴民读史 公众号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edf678壹定发(k5cc.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edf678壹定发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k5cc.com Copyright © 2019 by k5c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edf678壹定发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兴发娱乐官网bet365体育投注网站沙巴体育导航棋牌游戏大全正规网上真人现金投注体育投注最多的平台体育投注平台排行榜体育投注平台排行榜bet356体育投注在线万博体育手机官网体育博彩足球app新万博体育网址体育对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