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建新:想象与现实:特朗普贸易战的政治经济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3 次 更新时间:2019-07-09 23:31:09

进入专题: 国际政治经济学     特朗普  

张建新  

   内容提要:特朗普秉持经济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价值观,退出多边国际机制,视国际经济竞争为零和博弈,推行一系列“美国优先”的经济政策。特朗普认为,全球化造成美国制造业向海外转移,导致数百万制造业岗位的流失。新兴经济体对美国实行不公平的贸易政策,使美国沦为自由贸易的牺牲品,这是美国霸权衰落的根源。因此,特朗普政府在全球范围挑起了包括针对主要贸易伙伴的钢铝关税战和汽车关税战及对中国的全面贸易战。特朗普企图一劳永逸地解决美国经济长期面临的问题和挑战,结果可能适得其反。如果形势无法扭转,由于中国、欧盟、加拿大、墨西哥和俄罗斯等国家纷纷对美国采取报复措施,尽管对特朗普的政治杀伤力有限,但美国将付出高昂的政治经济成本。美国的国际领导地位严重受损,为了规避高关税壁垒,制造业可能继续向海外转移,美国将损失大量就业岗位。

   关 键 词:国际政治经济学  特朗普  “反建制派”  “美国优先”  政策  贸易战

  

   当前,国际经济秩序已濒临崩溃,自由主义在西方日渐式微,视经济竞争为零和游戏的观念盛行于当下美国朝野。美国总统特朗普实行退出战略和“美国优先”(American First)经济政策,视盟友在内的所有贸易伙伴为竞争对手,滥用“301条款”、《国家安全法》等贸易救济措施,表明了美国政府对多边贸易体制的蔑视态度,也意味着多边贸易体制将被美国政府无限期地搁置,而代之以逆全球化、经济民族主义和贸易战。

   中国是美国逆全球化、经济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政策的主要目标。特朗普政府不仅对中国发起了两轮贸易战,而且中美双边经贸冲突还有可能持续升级。鉴于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之间爆发的贸易冲突将给全球经济增长蒙上一层阴影,因而这一问题深受各方的密切关注。国际edf678壹定发者和经济学家都对美中贸易战的政治经济影响进行了深度分析,但因政策立场或分析视角的不同,得出的结论存在着明显的差异。本文以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经济政策研究所(EPI)等主要智库相继发表的研究报告为基础,结合新闻媒体对事件进展的报道,以及时事评论家的分析文章和主要学者对该问题的研究成果,运用定性研究方法和逻辑分析方法,从政治和经济两个层次,对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发起贸易战的政治基础、经济根源、战略意图及其对中美双边关系和世界经济的破坏性影响进行分析,并试图对中美双方通过谈判打破贸易战僵局的可能性进行预测。

  

   一、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代表“反建制派”的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大获全胜。希拉里和特朗普之间的竞选代表“建制派”和“反建制派”两大力量的角逐。而特朗普的崛起反映了美国政治生态的退化。“建制派”是在美国选举制度下由权力集团培育并为这个集团服务的主导性精英群体,负责监管自由和民主在宪法和法律框架下运作,以确保宪法赋予人民的权利不会损害有产阶级和权力集团的利益,其合法性从未受到怀疑,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都属于“建制派”的范畴。“反建制派”的诉求是反对美国政治中已经确立起来的权威,这种力量自发地形成于劳动阶层。作为最大的选民群体,劳动阶层越来越认为“建制派”不能代表他们的利益,希望通过支持“反建制派”的代表人物执掌政权,从而改变美国政治由权贵精英垄断的传统格局。“你们开始看到工人阶层,无论男女,团结起来支持某个政治人物或政治运动,为了让社会听到他们的声音。简单地说,就是我们不再满足总是让精英管理我们的生活,要有人站出来为我们说话。在美国这就是‘特朗普现象’,在英国就是‘法拉奇(Nigel Farage)现象’。”①

   民粹主义者构成了“反建制派”的主力,这股力量兴起于劳动阶段,但不限于劳动阶层,全球化中的输家(loser)、白人至上主义者、经济民族主义者、反精英反权威主义者、城市失业人群、陷入贫困的草根和泥根及收入下降的农民等,都是“反建制派”力量的潜在来源,而且这股力量刚刚兴起,他们一直在物色愿意代表他们的极端看法的政治人物。为了给代表“反建制派”力量的特朗普当选增加合法性,“一小撮力量薄弱的不满分子称特朗普主义与现代美国保守主义是一致的。”②由于民主、共和两党之争越来越激烈,大约73%的共和党保守主义者倒向特朗普,不仅正式地给特朗普代表的“反建制派”贴上了一个保守主义的标签,而且共和党通过这样一种政治光谱的操弄,俨然成为民粹主义的领导者,目的在于“引导其追随者将怒火向下指向边缘选区,向外指向外国人,不是向上指向当权者”。③

   特朗普就职美国总统后,一方面,他坚信自己的反建制信条,宣称为劳动阶层制定政策;另一方面,他极力把美国社会问题的根源指向外国政府的所谓不公平政策。白宫出台的一系列政策都贴着带有“美国优先”标签,包括贸易政策、产业政策、能源政策和就业政策等。这些标榜为美国优先的政策,反映了美国鹰派中盛行的一种逆全球化、反自由贸易、反比较优势的意识形态。特朗普认为,自由贸易对美国越来越不公平,全球化条件下日益加深的相互依赖并非对美国人民有利。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在任何新闻发布会上从来不用“自由贸易”这个词,而用“公平和可持续的贸易”。④

   这种思想并非空穴来风,在一部分主流经济学家中,自由贸易的信条已经受到致命的怀疑。2004年,美国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萨缪尔森(Paul Samuelson)以中美贸易为例,提出了一个违背直觉、反主流经济学的观点,即公平的自由贸易有时能够造福中美两国,有时只能使中国获利且永久地损害美国的利益(降低美国通过贸易获利的可能性)。⑤作为自由主义经济学家的代表性人物,萨缪尔森历来站在支持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立场上,然而他在这篇论文中提出的观点,不仅使西方经济学界陷入激烈的争论,而且还使美国人从“萨缪尔森反对萨缪尔森”的现象中看到了全球化对美国的威胁。事隔10多年,当人们审视“反建制派”的美国优先贸易政策时,不能不说萨缪尔森的观点为美国日益盛行的逆全球化思潮提供了理论基础。

   哈佛大学学者理查德·哈斯(Richard Haass)指出,“唐纳德·特朗普当选和英国‘脱欧公投’这两个信号,表明许多现代民主国家都拒绝全球化中的许多重要方面,包括对贸易和移民开放国界”。⑥这大致上反映了美国知识界和精英层对当前美国政策方向的主流看法。尽管美国在国际体系中依然是首屈一指的超强国家,但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美国遇到了一系列问题和挑战,包括社会分裂,相对经济实力下降,以及美国工人反对参与全球竞争等等。因此,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对经济全球化和自由贸易持怀疑或反对的态度。借助美国社会对全球化的不满情绪,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打出了“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出乎预料地大获全胜。就任总统后,他以“美国优先”打头的一系列政策,正是为了积极推动兑现自己提出的大部分反建制承诺。从政策实践来看,美国优先的要义在于“购买美国货”和“雇佣美国人”。

   第一,特朗普继续实施奥巴马政府提出的“再产业化”政策,致力于创造新的就业岗位。特朗普执政以来,在内政外交上都秉持激进立场,尤其是干净利落的“去奥巴马化”,充分反映了他与民主党不共戴天的政治人格。上任伊始,就宣布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取消奥巴马视为重要政绩之一的医保计划,但出于反建派的主要诉求,最终还是保留了奥巴马唯一的政策遗产,即再产业化政策(re-manufacturing)。特朗普大力促进国际资本流入美国制造业,继续沿用奥巴马政府为投资美国的企业提供大幅减税等优惠政策,吸引跨国公司在美国投资。2018年6月28日,特朗普出席富士康在威斯康星州的开工仪式,在盛赞富士康新工厂为“世界第八大奇迹”的同时,宣称克莱斯勒将把工厂搬回美国,丰田公司准备在亚拉巴马州开设新工厂的消息。特朗普甚至支持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等鹰派人物提出的一种极端主张,即不惜对美国跨国公司在海外生产的产品施加惩罚性关税,以便迫使它们增加对美投资,扩大美国就业和重整美国制造业。

   第二,特朗普极力阻止跨国公司继续向海外转移工厂,要求它们将工作岗位留在美国。“反建制派”认为,自由贸易导致美国产业空心化,抢走了美国人的饭碗,导致美国霸权衰落。1979年,美国拥有1900万个制造业岗位,所谓“铁锈地带”见证了当时美国制造业的繁荣景象。20世纪80年代,经济全球化席卷而来,跨国公司开始把高成本的制造工厂转移到发展中国家,美国国内的制造业岗位不断流失,1979年至2000年期间,整个制造业大约减少了100多万个岗位,2000年至2016年期间,大幅减少了500万个岗位。目前,制造业岗位仅占就业人数的9%。⑦在美国50个州中,仅有6个州的制造业产值在全州经济产值中占有重要的比例。特朗普的执政目标在于“让美国再次伟大”,如何使美国再次伟大?关键在于“雇佣美国人”和“购买美国货”,雇佣美国人依赖于重振美国的制造业,即实体经济的发展,这依赖于美国跨国公司的回归。一方面,在贸易战的打击下,美国在海外的企业对美国市场的销售成本将大幅增加,从而失去竞争力。而如果它们回归,则可获得税收减免等多项优惠政策;另一方面,特朗普高估美国经济实力和市场吸引力,认为美国向全球发起贸易战,必然使国际资本流入美国。这样,美国不仅成为全球资本流动的主要目的地,而且还将再次成为全球制造业中心。

   第三,特朗普基于“受害者”思维,对于美国相对实力的衰落,提出了一套“责任归咎”的荒唐逻辑。他认为,美国自始至终是自由贸易者,之所以失去全球竞争力,主要根源在于其他国家对美国实行了不公平的政策。实际上,无论美国精英还是大众,在思维范式上都或多或少受到这一逻辑的支配。美国民粹主义的代表人物、前白宫首席战略设计师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总结了一个所谓的“历史规律”:19世纪末美国工业之所以蒸蒸日上,是因为这个时期美国对进口商品征收高关税,当时平均关税介于30%—50%之间,1930年的《斯穆特—霍利关税法》(The Smoot-Hawley Tariff)甚至把美国的平均关税提高到62%。由此,班农认为,关税越高美国工业越强大,只有更强的保护主义才能促进美国制造业的发展。达特茅斯学院的经济学家道格拉斯·埃尔文(Douglas Irwin)对此予以反驳,他认为这期间美国工业之所以强大,主要受益于四个因素的作用:(1)美国工业规模的扩大;(2)相对稳定的政府;(3)美国公司从外国公司那里购买或偷窃新技术;(4)美国公司的创新能力。20世纪50年代,美国伟大的原因在于它的经济实力,以及相信自由贸易是一个促进繁荣与巩固西方同盟的强大政治力量。⑧然而,当下美国的内外经济政策已经不能用常规经济学来解释,所有那些经济学家们认为正确的理论,在特朗普时代都毫无用处。特朗普对班农提出的所谓历史规律深信不疑,在他入主白宫后,班农被任命为白宫首席战略设计师和总统高级顾问,从而制定了一整套以“班农路线”为基础的“美国优先”政策。即使在特朗普将班农从国家安全委员会除名之后,他的政策仍继续沿着“没有班农的班农路线”前进。

第四,在外交政策上,特朗普不同于历届美国总统,他轻视美国在战后营造起来的结构性霸权,认为盟国普遍选择“搭便车”的行为增加了美国的国际负担,损害了美国的国家利益。“反建制派”的外交政策,本质上要求摆脱任何超国家机构对美国主权的约束。在特朗普看来,美国在战后一手缔造了多边国际机构,美国长期为这些多边组织提供国际公共产品,但有些多边机构如世界贸易组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非但不听命于美国,反而偏向于美国的竞争者和挑战者。欧盟和日本长期受益于多边国际机制和贸易协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国际政治经济学     特朗普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edf678壹定发(https://www.k5cc.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理论
本文链接:https://www.k5cc.com/data/117097.html
文章来源:《国际政治研究》2018年第0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edf678壹定发(k5cc.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edf678壹定发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k5cc.com Copyright © 2019 by k5c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edf678壹定发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兴发娱乐官网bet365体育投注网站沙巴体育导航棋牌游戏大全正规网上真人现金投注体育投注最多的平台体育投注平台排行榜体育投注平台排行榜bet356体育投注在线万博体育手机官网体育博彩足球app新万博体育网址体育对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