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修泽:人力资本产权与“大四新”动能转换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29 次 更新时间:2019-07-11 12:18:00

进入专题: 人力资本   产权  

常修泽 (进入专栏)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记者尹明波  2019年5月18-19日,经济学家、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教授、《广义产权论》的提出者常修泽先生再次回到山东老家,出席济南首届“人力资本产业论坛",并作了题为《“大四新”动能转换中的新主体——人力资本产权研究》的学术报告。

  

   常修泽教授的学术报告共分三部分:第一部分,以其“大四新”理论(新体制、新供给、新要素组合、新主体)为切入点,重点阐述“新主体”(企业家、创新者、各类工匠等),引出“人力资本产权”命题;第二部分,结合人力资本产业,讲述其产权三论:产权体系论(可集成可系统),产权价值论(可计价),产权可分论(可拆开并交易)。同时,展望未来,阐述总有一天人力资本产权总值将超过物力资本产权总值,成为“第一资源,第一资本,第一财富”;第三部分,讲述人力资本产权理论如何落地,主张建立四个支撑性制度:即人力资本产权界定制度、人力资本产权配置制度、人力资本产权交易制度、人力资本产权保护制度。

  

   常修泽教授在学术报告中贯穿了这样一个理论逻辑,即:由“小四新”到“大四新”——新动能转换“主体论”——人力资本产权演变趋势及落地:建立并完善人力资本产权制度。

  

   “报告中所讲的,只是我个人的学术观点,突出‘大四新’中的新主体、也即新动能转换中的新主体——人力资本产权问题。”常修泽开篇坦言,“我在‘人力资本’后边加了一个‘产权’,这是我从八十年代开始个人理论研究的一个着力点”。

  

从“小四新”到“大四新”


   “新旧动能转换由‘小四新’提升到‘大四新’是一种必然,这跟实践有直接关系。”常修泽认为,所谓“小四新”就是几个省目前在推进新旧动能转换中提出的“四新”(新产业、新业态、新技术、新模式)并且用这“四新促四化”(产业智慧化、智慧产业化、跨界融合化、品牌高端化)。“这个不错,而且从产业角度来说,思想也很前卫,但是我觉得似乎还不太够。我建议实行‘大四新’,即新体制、新供给、新要素组合、新主体。”

  

   关于新体制。常修泽说,新体制是最关键的,“因为现在率先搞动能转换的几个地方,首先遇到的是体制掣肘。如果体制是僵化的、生锈的,动能转换很难行的通,障碍重重”。

  

   关于新供给,常修泽认为小四新中的“新产业、新业态和新商业模式”都属于供给的问题。“谁来供给?产业来供给,业态和新商业模式也在供给可以打一个包”。

  

   关于“新要素及其组合”。常修泽说:一百多年前,马克思时代讲三个要素,资本、土地、劳动力(而且,马克思讲的资本是物力资本),基于此,马克思认为当时社会有三大阶级,掌握资本的是资产阶级,掌握土地的是地主阶级,掌握劳动力的是工人阶级。但百年中,第四个要素“技术(包括信息)”这个新的要素出来了;同时,第五个要素也出来了——“管理”。所以人类发展到今天至少是五大要素。“将来,信息会不会成为人类第六大要素?很有可能。”

  

   “当今世界,生产要素中的最大亮点是技术,但从系统论的观点看,要素不限于技术,还包括资本、土地、劳动力、管理,总共五大生产要素。特别是,与技术这一最大亮点相关的人力资本是更重要的要素”。这些新要素需要重新组合,以实现优化组合。

  

   关于“新主体。动能转换可靠谁?这个问题在‘小四新’中没有被提出来,非常遗憾。”常修泽认为,动能转换必须得有新主体。“新的主体,就是新的人力资本拥有者,包括企业家、技术创新者、以及各类工匠等。如同足球运动员一样,这些人力资本拥有者也都有自己的‘身价’。新主体问题不解决,新旧动能转换可能落不到实处。”

  

   常修泽强调,“小四新”只是起步,要升级,就是“大四新”。

  

人力资本集新产业、新组合和新主体 “三身而任”


   2018年3月22日,《中国经济导报》曾经在头版发表过一篇有关常修泽教授的通讯报道,题为《山东新旧动能转换:大四新是方向,企业家精神是给养》,中国发展网随即全文转载发布。一个多月后,《人民日报》理论版“大家手笔”专栏发表了他写的理论文章《从更宏观的视角推进新旧动能转换》,题目虽比较“宏观”些,但文章里面的要害就是强调在推进动能转换中 更需要‘大四新’。”

  

   在常修泽看来,由“小四新”上升到“大四新”,最关键的原因是“人的能动性”,“大四新”强调要发扬创新主体精神,“这是新旧动能转换的给养,是养分”。

  

   “当前僵化的东西较多,柔性的东西比较少。推进新旧动能转换,需要探讨新体制。”常修泽这位从齐鲁大地走出的经济学家直言,山东是孔孟之乡,办事比较中规中矩,这有好的一面,但是也有缺乏创新精神,缺乏超越思维的一面。所以他主张把新体制放在第一位。“第一位的问题,不是产业问题,而是体制问题,是制度问题,制度需要创新,体制需要创新。当然,这不仅仅是山东的问题,是全国性的问题。”

  

   论及人力资本这个“新主体”,常修泽提出了他的“人力资本产权三身而任”的观点:第一,人力资本产权产业可以按新“产业”来创新,来创业,它属于新供给里边的新产业;第二,人力资本产权是一种新要素组合,它既涉及资本金融,又涉及以人为核心的实体经济,特别是其中含有高新技术等,这就是要素新组合;第三,人力资本在哪儿?人力资本就在人自身上,因此它是一个新的主体。“人力资本怎么定位?它既是新产业,又是新组合,更是一个新主体,‘三身而任’。” 常修泽总结道。

  

人力资本产权将成为第一资源、第一资本和第一财富


   “人力资本产权将成为第一资源、第一资本和第一财富。”常修泽在报告中试探性提出。他说,这个时刻现在也许还没到,但总有一天这个格局将会实现。“下一步,我们的经济改革得抓两个重点,一个是抓产权,这个是第一重点;第二个是要素市场化配置。这是中国未来的大势,也是十九大报告的精神,应是我们新阶段改革的重点”。

  

   根据相关资料,2003年5月,在十六届三中全会决定起草过程中,常修泽教授提交了一篇关于产权问题的基础性研究报告——《论建立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适应的现代产权制度》。 建议“从广义上”把握“产权”内涵 (该报告先在《经济决策参考》内部刊登,后公开发表在《宏观经济研究》2004年第1期)。之后,常教授出版了他的代表作《广义产权论》。常修泽解释说:“《广义产权论》三点要义:广领域,多权能,四制度联动。广领域广到哪?广到天(环境产权)、广到地(自然资源产权)、广到人(各种人力资本产权),天、地、人。”

  

   这位被学术界称之为“常产权”的学者进一步指出,今天的人力资本产权,即是广义产权内涵之一。如果是狭义产权论,这些问题都提不到。“类似的思想,国外也有,但是用‘天地人’这样一个中国古典edf壹定发娱乐思维概括,可能不多。”

  

   “我们为什么要把人力资本产权作为第一重点?因为它涉及所有制问题,而所有制是经济社会的基础,是最核心的命题。”常修泽解释道,五大要素里,马克思原来讲的是物力资本,我们后来增加了人力资本;马克思讲的劳动力,现在已经升级成人力资本产权;至于技术,现在出了技术产权;管理现在出了管理产权,这些都需要有新的思维。

  

   所有制是经济社会的基础。“传统的看法,只承认国有经济是中国共产党执政的经济基础,不承认民营经济也是共产党执政的经济基础之一,我们的经济基础是不完整的。我在2010年《产权人本共进论》一书提出,国有、民营都是共产党执政的经济基础。2013年在《包容性改革论》一书系统阐述。欢迎大家一起探讨”。

  

   “中国的趋势,在可预见的将来,在以知识为基础的社会里面,人力资本将成为三个第一:第一资源,第一资本,第一财富。”常修泽提请大家注意这个趋势。

  

   “在社会财富的总量中,从物力资本产权所占比重到人力资本产权所占比重,有个‘扩大趋势’,而且,这个扩大将成为加速运行的趋势。物力资本比重到人力资本比重加速的扩大,到某一天会不会人力资本的价值总量超过物力资本的价值总量啊?值得期待。我认为,人力资本的总价值终究将会超过物力资本的总价值。”常教授作出自己的预测。

  

中国需要完善人力资本产权制度


那么,“人力资本产权”该怎么落地呢?常修泽认为,从产权角度研究,需要完善四种制度,即:产权界定制度,产权配置制度,产权交易制度,产权保护制度。“这四个制度中,都应贯穿一条新线:人力资本产权。”于是,就成这样:

  

   ——人力资本产权界定制度。现在的问题是,人力资本产权界定不清晰,某一项人力资本产权到底是谁的?“例如一个知识分子、技术人员,用了学校的实验室、学校的资金来搞实验,最后科研成果出来,在技术产权、知识产权价值量化中,多少算企业或学校的,多少算知识分子或科学家自己的?界定不清楚,就难免出现相互占有的问题。例如,清华大学某教授,浙江大学某副校长,都存在因界定不清而吃官司的案例。”常修泽表示,“桃子该由谁来摘?各自该来摘多少?摆在第一位的就是人力资本产权界定清楚”。

  

   ——人力资本产权配置制度。常修泽强调,什么样的企业或经济体“配置”什么样的产权,不同产权的持股交叉融合“配置”多少?这个都要研究,而且配置还不一定是绝对的整体性的配置。按照“产权价值论”和“产权体系论”,人力资本不仅是有价值的,而且也是成体系的。人力资本产权的“产权”,同物力资本产权一样,不是“一朵花”,而是“一束花”。这一束花可以整体拿来(包括所有权及其衍生的各种权利),也可从里边分别拿出某一朵来(例如,仅仅拿出“使用权”等),不求所有,但求所用,实行柔性的人才政策嘛。总之,产权“可总也可分”来配置。

  

   ——人力资本产权交易制度。常教授说,人力资本既然具有“产权”属性,就可以买卖、转让、交易。要流转顺畅,就要按照一定运作程序交易。现在官方口号是“防止国有资产流失”,这个当然要防止,但还要防止在交易中有人借机侵吞私人的人力资本。人力资本交易中是不是存在“被侵吞”问题?人力资本是不是也存在流失的问题?评估不准确,交易不透明,价格不合理,交易后资金不到位,这就是我们当前人力资本交易中存在的现实问题。

  

   ——人力资本产权产权保护制度。近几年,常修泽教授曾经给有关部门提供过两个内部研究报告,第一个是2016年写的《产权保护制度之我见》,强调中国必须“保护产权“(包括知识产权);第二个2017年1月写的《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的七点意见》,2017年9月25日中央文件发布后,新华社《经济参考报》2017年9月29日以《常修泽:中国当代企业家肩负着历史的重任》)》为题全文公开。“保护人力资本产权是个新问题。因为现在看来,那些人力资本产权的侵害者,主要不是私权力,而是公权力(包括公检法和政府违约等),在目前国内外新的环境下,特别需要研究怎么保护我们的人力资本产权。”

  

   本文原载中国发展网2019.7.10

  

进入 常修泽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人力资本   产权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edf678壹定发(https://www.k5cc.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k5cc.com/data/11711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edf678壹定发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5cc.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edf678壹定发(k5cc.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edf678壹定发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k5cc.com Copyright © 2019 by k5c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edf678壹定发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兴发娱乐官网bet365体育投注网站沙巴体育导航棋牌游戏大全正规网上真人现金投注体育投注最多的平台体育投注平台排行榜体育投注平台排行榜bet356体育投注在线万博体育手机官网体育博彩足球app新万博体育网址体育对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