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五常:话说天下大势(9月29日深圳大学的演讲全文)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92 次 更新时间:2019-10-03 00:00:51

进入专题: 世界形势   中美关系  

张五常 (进入专栏)  

  

   各位同学,

  

   “话说天下大势”这个讲题我以前用过。罗贯中的文采气势说不得笑,而这些日子天下的大势天天不同。让我先说几个真实的故事。

  

01 三个实例可教

  

   第一个故事是弗里德曼告诉我的。他说一九四五年二战结束后,德国分为东德与西德,建起那有名的柏林围墙。西德选走市场经济的路。怎么走呢?他们决定不采用外汇管制,让汇率在国际市场上自由浮动,结果混乱出现,而此乱也,持续了约两个星期,马克的币值在国际市场上稳定了下来,一直到今天。后来西德与东德的经济发展的大差距,天下皆清楚。

  

   这个实例教我们,市场的运作往往有令人意想不到的效能,而市场做到的,政府一般做不到。

  

   第二个真实故事是香港前财政司郭伯伟告诉我的。他说二战后,香港的货币钩着英镑,考虑的是怎样管制货品的进出口。考虑了一小段日子,他们不知道怎样管,于是决定不管。这就是香港后来成为举世知名的自由经济、获得东方之珠这个美誉的主要原因。换言之,香港昔日的经济奇迹不是因为他们懂,而是因为他们不懂。他们聪明的地方是知道自己不懂的不要做。

  

   这实例教我们,今天中国遇到的经济困境,好些在政策上的失误是因为政府不懂也要做。好比二〇〇八年推出的新《劳动合同法》这个我认为是四十年来北京最严重的失误,提出的人根本不知道合同的作用何在。

  

   第三个故事也是香港的。那是一九四五年,二战终结,无数的逃难者回归到香港,也有新的难民。住房不足,租金急升,怎么办呢?为了保护原来的居民,他们推出租金管制。我为这管制作过几年的深入考查,写下一篇后来获美国一九七九年最佳法律论文奖的文章。

  

   这租金管制一九四五年推出时,委员名单中有赞成管制的律师,但排除了反对管制的富有绅士。只看委员名单,我们就知道结果会是怎样。这管制起初说只管一年,跟着延期一年,又一年,又一年,延了几次就懒得再延,决定不断地管下去,后来修改了三十多次,直到八十年代后期才放宽。今天大家在香港闹市中见到的破破烂烂的旧房子,皆租金管制所赐。这实例说,很小的利益团体可以作出大坏事。

  

02 推断中国如有神助

  

   我的专业是以简单的经济学原理解释复杂的世界,因为走的是科学验证的路,只要局限的转变掌握得到家,跟自然科学一样,我知道的经济学不仅可以事后解释,也可以事前推断,其推断的可靠性跟牛顿推断苹果离开了树枝会掉到地上一样。这种经济学的推断困难,源于这门学问没有人造的实验室,不能以人工调控局限条件的转变。只凭真实世界为实验室,考查其中的复杂局限及其转变,难度极高,其推断出现失误可不是因为几个简单的原则不管用,而是对局限转变的掌握不够深入。

  

   一九七九年,英国撒切尔夫人办公室的一位朋友说,夫人问:“中国会走向资本主义的道路吗?”要求我回答。该年十月我到广州一行,考查与苦思几个月,一年后以这问题为题写好后来成为小书的长文稿,提出肯定的答案:是的,中国会转向资本主义或市场经济的道路走。

  

   几位获经济学诺奖的朋友读了该文稿后破口大骂,说我发神经。为此该小书推迟了一年才发表,但跟原稿一字不改。

  

   当年在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同事巴泽尔也不同意我给中国的推断,但他说关于理论那部分真好,半点瑕疵也没有,不发表可惜。今天回顾,真想杀了弗里德曼、诺斯、贝克尔、舒尔茨这几位诺奖得主。是他们的大力反对阻迟了该小书的出版逾一年。我真的在一九八〇年底完稿后一个字没有改过,要是该小册能在八一年初面市,我这个经济学家会把所有风水先生比下去。

  

03 经济学的真谛

  

   四十多年前在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经济研究院教高级价格理论,我提出一个今天在行内很有名的例子,可惜盗用的人往往没有指出是我的发明(还有不少说是源于我)。我说如果你把一纸百元钞票放在行人路上,没有风吹,这钞票会失踪。我说一万元赌一元,有谁敢跟我赌?没有学生举手。我跟着说所有自然科学皆不能推断该百元钞票会失踪,只是经济科学可以。推断该钞票会失踪是基于三个原则或公理:其一是需求定律,其二是成本概念,其三是竞争含意。

  

   同学可能会问,推断该钞票会失踪任何小孩子都可以,何必用上这三个公理呢?我的简单回应,是一九八〇年我推断中国会改走市场经济的路,也只不过是用上这三个公理,没有其他!经济学的事前推断或事后解释的能力跟自然科学没有两样,只可惜经济学没有人造的实验室,局限的存在及转变只能由经济学者到真实世界考查,不能在实验室内把仪器随意调校。

  

   今天经济学的没落,主要是因为从事者懒得考查真实世界的局限,见到那些自己没有学好的三个公理失灵,就转向发明只有天晓得的古怪术语,创立新理论,而上世纪五十年代出现过一段日子的博弈理论,七十年代后期又再回头,甚至大行其道到今天。这些新理论的推断能力一律是零,你跟我赌十次会输十次!

  

   我曾经是一个回归统计的专家——我为石油工业写下厚厚的关于油价厘定的回归统计报告,当年被该行业的朋友称为《圣经》。当时我认识的回归统计大师,一律知道而又同意这门玩意虽然好看,但不可靠,低手用上,简直是自欺欺人,务求把方程式砌得好看,文章可以发表。这算是什么学问我不知道,但肯定不是我当年学得而又从事了逾半个世纪的经济学。

  

04 摸不准特朗普对贸易的看法


   上述的不是闲话,但也要回到我今天要说的正传。

  

   美国特朗普总统搞起来的贸易战,我那位在美国任生物大教授的外甥问:“中美贸易战将会鹿死谁手?”我回应:“今天中国的中年人是吃树皮长大的,少吃几两猪肉不会哭出来,但特朗普是靠美国的农民的投票而成为总统的,在战略上哪方占了先机十分明显。”

  

   我们要注意一个关键问题。一国之内的市场竞争,一个商人要把同行杀下马来。国际贸易呢?要赚他国的钱你要让他国赚你的钱。然而,我很难判断特朗普总统是否不知道国际贸易的重点,因为他说得清楚:他不能让他在任期间见到中国的总经济超越美国。发神经!

  

   我曾经分析过,从总财富这方面衡量,中国已经超越美国,而且超相当多。关键问题是在科技知识那方面,中国落后于美国相当多,而我们不容易衡量这些知识资产所值的差距。

  

   向前看,中国贵重的财富是天生聪明的脑子的数量冠于地球,而发展起来这些脑子是有着一个厚度极高的文化的支持。可惜目前中国的大学教育办得不够好,跟西方的有颇大的差距。我认为改进大学的运作不难,几年前出版过一本题为《科学与文化》的书,提供了建议。

  

05 推出零关税是杀手锏

  

   转谈目前不少人关心的中美贸易战,当二〇一八年的夏天这“战事”开始时,我立刻叫一位朋友通知有关当局,中国要立刻推出零关税——当然也要求对方互相零关税。我建议的策略,是先从工业底层的市值工资比中国高出最多的国家入手。这是先与欧洲的先进、高工资的国家推出互相零关税。这些国家一定接受。跟着是美国。他们也会接受,因为不接受在国际贸易上美国会被孤立了。

  

   我历来对那所谓保护“新兴产业”(infant industries)的观点有怀疑——我认识的所有经济学大师皆如是。这里的关键是中国的发展早就超越了那个“新兴”的时代。今天中国的进口关税保护着的只是一些利益团体。一下子中国举世推出互相零关税,对中国不可能不是利远高于害,只是逐步瓦解利益团体会比较容易调整。问题是越是“逐步”,瓦解利益团体的沙石越多。

  

06 一带一路的正面阐释

  

   提到一带一路,发展到今天,我的看法是重点不在于开发出一条新的丝绸之路,而是在于协助落后国家的发展,顺便赚点钱。原则上,这是个好主意。理由有二。第一,落后国家的市场利息率历来是高的,往往高达年息十多厘。投资回报的风险高当然是一个原因,但不是主要的。主要原因是费雪之见,贫困人家对自己的生命与前途的预期比较短,因而愿意付出较高的提前消费之价。这提前消费之价就是利息了。

  

   我当然反对中国用高利贷的手法来赚取落后国家的钱,但他们的发展空间比较大,而用投资的方法来协助他们的发展,举世都应该支持。可惜香港的朋友说,一带一路推到那里,美国就搞到那里。

  

   第二项关于一带一路的要点,是发展到今天,在基建项目上——公路、铁路、隧道、机场、码头等——中国是无与伦比的天下第一把手。这些是有目共睹的项目,而发展到今天,基建在中国已接近饱和。把这些技术与人才资源推出国际,顺便赚取一些合理的回报,属明智,可惜政治问题的左右不容易处理。

  

07 越南的火爆是一个新起点

  

   让我转谈越南的问题。当二〇〇八年初中国推出新《劳动合同法》,我立刻为文说中国的制造业不少会转到越南去。过了不久,我更肯定这观点,因为一位朋友告诉我越南政府显然是读过我写的《中国的经济制度》,抄了过去。这点是否属实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认识的位于东莞的厂家朋友,告诉我不少行家考虑越南。

  

越南的制造业发展得兴旺我早就知道,但令我惊奇的还是我那位在多伦多的九十多岁的姊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张五常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世界形势   中美关系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edf678壹定发(https://www.k5cc.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s://www.k5cc.com/data/118423.html
文章来源:政经社 公众号

1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edf678壹定发(k5cc.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edf678壹定发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k5cc.com Copyright © 2019 by k5c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edf678壹定发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兴发娱乐官网bet365体育投注网站沙巴体育导航棋牌游戏大全正规网上真人现金投注体育投注最多的平台体育投注平台排行榜体育投注平台排行榜bet356体育投注在线万博体育手机官网体育博彩足球app新万博体育网址体育对刷